范加尔:克圣针对我是政治问题 穆帅诚实我总跟他吵

发表于:10-16 10:00

阅读:834

本站体育10月15日报道:

退休了的范加尔,日前接受了电视台专访。在这次专访中,范加尔谈到了克鲁伊夫、里瓦尔多、穆里尼奥、欧冠、自己、哈维、普约尔等等话题。


范加尔与克鲁伊夫不和,他认为这是个“政治问题”。“无论是在《先锋报》还是在其他专栏文章中,克鲁伊夫总是批评我,因为我影响了他身为教练的权威。在我去巴塞罗那前,米歇尔斯就让我小心克鲁伊夫。我没想到同胞会这样针对我,这是个政治问题。”范加尔说道,“我当时并不清楚有个针对主席努涅斯的反对派,那是拉波尔塔组建的。我认为克鲁伊夫加入了这个反对派组织,以报复努涅斯。”

“在我抵达巴塞罗那当天,酒店接待我妻子的女孩就说,她认为克鲁伊夫不会成为我的朋友。然后,我们就在报纸上看到了很多令我们不那么愉快的东西。”范加尔继续说道,“第一个赛季很艰难,不仅仅因为反对派和克鲁伊夫的抨击,也源于媒体说我的理念与克鲁伊夫有区别。我们最终赢得了一切,但球迷对我们的风格不买账。”

“当时我们赢得了一切,但却全都是负面评价,我真的很恼火,我真的很沮丧。”范加尔认为这种攻击是针对努涅斯的,“与其说我被攻击,倒不如说是努涅斯被攻击。赛季末努涅斯说他要走,并且劝我也离开。我告诉他,如果他真想我走,那我就走。在我看来,他是个伟大的主席,是个伟大的人。他帮我找房子,给了我很大空间,给我买想要的球员,他就像是我的第二个父亲。”


范加尔和里瓦尔多曾经闹过矛盾,荷兰人也回忆起了当时发生的事情:“里瓦尔多在左路进了很多球,发挥非常好,球队也适应这种踢法。在被选为世界足球先生之后的第二天,他就来到我的办公室,表示有话要对队友们说。我以为他要感谢队友们,结果他说他永远不会再踢左路,我表示他别想再出场了。队友帮助他成为世界最佳,他却想要放弃我们为他和巴萨所做的全部努力。我把这一决定告诉球员们,当时情况的确很艰难,因为他进了很多球。因为他不出场,我们输了两场球,球员们劝我再让他出场。我接受了,但太晚了,这就是我们没能联赛三连冠、欧冠半决赛输给瓦伦西亚的原因所在。在更衣室内,已经存在了观念上的分歧,当然也有人和我想法有分歧。”

范加尔在1997年入主巴萨,他接替了英格兰老帅罗布森,当时穆里尼奥是罗布森的助教。“我和罗布森的谈话很直接,很舒服。”范加尔回忆道,“但和穆里尼奥的对话完全想法,很不舒服,充满着高声争吵。但我喜欢穆里尼奥的诚实,所以我告诉他,他可以继续当助教,他干得不错。”

范加尔谈到第三个赛季的欧冠出局:“欧冠的确让我很失望,这是事实。在第三个赛季中,我们进了半决赛,却被瓦伦西亚淘汰了。对手收缩防守踢反击,我们则用最艰难的方式进攻。小虫洛佩斯出现了,因为我们总在进攻,后防有很多空当。我本应该针对瓦伦踢法进行调整,但我却反其道而行之。”

范加尔谈到了自己的习惯:“现在很多教练带着笔记本,但我是第一个这样做的。我乐于倾听别人的意见,我尊重科学。只要能帮助球队,我就对任何方法都持开放态度。我认为自己并不傲慢,只是媒体这么说我而已。我犯过错,但没人能说我不努力。”

范加尔还谈了俱乐部的支持力度:“在阿贾克斯执教时,我要求封闭训练,我要求俱乐部照顾好球员,要求他们更加专业。在巴萨和拜仁我也这样要求,但唯一接受我封闭式训练要求的是曼联,只不过这是因为弗格森早就这样做了。”

范加尔在第二次执教巴萨时最终黯然离去,只有哈维到机场为他送行。“青训球员对于俱乐部文化而言很重要,梅西当然重要,但哈维、伊涅斯塔、巴尔德斯和普约尔同样重要。”范加尔最后说道,“普约尔是最好的队长,是我给他们为巴萨踢球的机会。哪怕他们不认可我,那也没什么,我已经感觉足够了。”


APP下载